RootsBook‘s BLOG

老坛酸菜博客-点滴生活,真实记忆。

一场争执

多崎鹿:

文/多崎鹿


在我值班的岗位,是没有无线网络的,我的手机流量包又极小,即使很谨慎的用也很快用完了,所以我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状态,但是坦白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假使网络太便利,会扰乱我的读书进程,使我不能安心的读书,所以这样一来,反倒迫使我安安静静读起书来,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总的说来我也是二十一世纪走在时代最前端的年轻人,网络这东西,着实是离不开了。

所以幸运的是,距离我工作岗位百米之远的大楼里,是有无线网络的,那是另一个工作岗位,白天,老王和小田在那里值班,轮流站岗,到了晚上,那里是班长的地盘,班长咋咋呼呼的带着以老刘为首的老王小田们在里面喝酒打牌吹牛逼,在那座大楼里,不,在整个金岸里面,班长是有绝对威严的,大家是不是真心先不说,起码表面上,他的威严是绝对的,但我是个例外,我从不吊他那一套,每当他拿出他的各种震慑力试图作用我的时候,我从不鸟他,所以,大概是他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可恶的无视。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越发对我敌意浓浓了。

比如今天晚上,我跑完步,带着满身汗水跑到大楼,打算拿出pad上会网,我进去大厅坐进前台玩起来,刚没坐一会,班长过来了,他上身只穿了件军装外套,坦着胸,一只胳膊夹着个脸盆,准备去洗澡,稍走进时他看到了我,朝我走了过来,问我在干嘛,我说,

“上会网。”

“上什么网一个馒头不顶。”

“上网为什么要顶馒头呢?”

“没馒头吃上个毛网啊,还是馒头重要。”

“可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馒头啊,我有馒头了就不能做点别的了?”

“有馒头要想办法让馒头变大,追求更大的馒头!”

“可我不想要更大的馒头,够吃我就满足了,我想在有馒头吃的基础上追求点别的不可以吗?”

最终我们的争论像以往很多次那样不欢而散,他三十多岁的年纪固然早已有了自己的一套价值观,我说什么他都觉得幼稚。而我又是不齿他的,他说的话我也觉得太偏激太傻逼太土鳖太庸俗太市侩太低级太他妈的令我想笑,而他又偏偏以一副看透一切世界在他掌握之中的拽样教育我,偏偏!!我又是处于年轻气盛看谁都觉得傻逼的年纪,能忍?当然不能忍,所以我们这样两个年纪两种性格的人碰到一起,争执简直是必然发生的。

但是渐渐的,我也开始明白,我们这种争执是毫无意义的,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改变不了谁,谁也没错,谁也没对。我想,这世上所有人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都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吧,所有的果的存在,都必有造成它的因,既然世间存在了这种因,就没有理由不接受它的果。


评论
热度 ( 43 )
  1. RootsBook‘s BLOG多崎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hzpfwch多崎鹿 转载了此文字

© RootsBook‘s BL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