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sBook‘s BLOG

老坛酸菜博客-点滴生活,真实记忆。

你不懂

左手无名指:

你不懂经历了无限希望以后的必然失望,
如同你不懂以为长期拥有后的突然离去。
你不懂我整日嬉皮笑脸后的黯然神伤,
如同你不懂我坚硬躯壳上不小心触碰的柔软。

你不懂我人群中的落寞,
如同你不懂我狂欢后的孤单。

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

这个词,这个人,
除非你们在我相同的情境下失去,
否则再说什么感同身受,那都是扯淡。

什么坎儿,过去就好了?
那么我告诉你,
一辈子过不去。
她不是你的恋人,
吹了还可以再找。
她也不是伤痛,
结了疤就不疼。
她更不是小猫小狗,
慢慢会忘记。

她是生我养我的妈妈,
真真的用脐带连了十个月,
又抚育我二十八年的人。

不过,也才二十八年,
就不得不离去。

除了埋怨世事的不公,
除了恨自己少的可怜的关心,
之外的一切,
都无能为力。

我努力过,
我是真的努力过。
我在去往医院路上的时候,
没想到等来的是医院的病危电话。
我在ICU门外瑟瑟发抖等候手术结果的时候,
没想到等来的是瞳孔散大的消息。
我在期待去做X光片的时候,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将要窒息而不得已的气管切开。
我在每天的半小时全副武装探望时间里,
没想到看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毫无动弹。
我在去太原一次一次拜访专家的时候,
没想到得来的消息却是无一例外的不肯说可不可能醒来。
在我的执拗中,抱着一线希望,
请外面的专家来做手术,
没想到,结果还是不睁眼的一张脸,和一个几乎好不动弹的四肢。
且不说,这中间我的心路历程,
且不说,这巨额的医药费,
且不说,我整日整日不足的睡眠,
且不说,我娇小的躯体独自来翻动她的身体。

最后,我不得不去五台山,
行匐地大礼想让老天带走她,
你可知我心里的不舍。
你可知,我去给她准备衣服时,
说出“我妈爱穿裙子,你把衣裳做成裙子吧”时眼泪的决堤。
你可知,我看到她冰冷的僵硬的身体,
即便吓傻了还要去拿毛巾来擦拭,
因为要给她穿寿衣,晚了会穿不上。
你可知挚爱的妈妈走了,
面对最亲的爸爸的不闻不问时的寒心。
你可知一个28岁的姑娘,
独自操办丧事的艰难。
你可知哭到哭不出来的无奈。

而现在,我想她。
但我大多数时候不愿想她。
我怕,眼泪止不住的流,
因为,
哭完后还是一个人,
去走漫漫人生路。

评论
热度 ( 1 )
  1. RootsBook‘s BLOG左手无名指 转载了此文字

© RootsBook‘s BL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