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sBook‘s BLOG

老坛酸菜博客-点滴生活,真实记忆。

一个人恋爱

文艺社:

文/@吉光片羽

       M换了发型,一下子就让C看呆了。他怔在那里,M注意到他的惊讶,只那么高兴的一笑,C就喜欢上了。

       M是个好女孩,平易近人,善良,还有点任性。而且她很漂亮。兴许是这最后一点让C有点放不下自己。其实也没什么的,漂亮的人,她们的漂亮并不是没有原因的,M的审美与自信,对自己的看重让她看起来漂亮。这也着实讨人喜欢,但M漂亮归漂亮,却并不完美,她的五官并不那么协调,然而已经很好了。

       在C这个年纪,论谁都有个喜欢的人了,而且C也清楚,兴许好多人都喜欢着M,M很明亮,很引人注目。这些,都是不须讲的,大家心知肚明的。

       可是假如……

       假如C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一天又一天的,然后M一点也不知道,M最后忘了C,连个影子也没有留下来。C会难过的……

       又假如,C在与M离别之际,忽然来上没有意义的一句。或许能让她记得,但又实在没什么意义。

       C偷偷的瞅着她,从人群里找她的身影,从书堆与发缝之间看她,又怕人给瞧见。就好像李敖说的那样:“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 .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在这场永无止境的角逐中,C知道自己的勇气都快枯竭了,他看见M那平淡无神的眼睛,偶尔露出的微妙欢愉。M与他对视的前一瞬间,C感觉到了,于是把眼神指向M一侧的窗外。

       窗外的樟树也都熟悉了C的眼神了吧。但是M不了解,C是决计不会让她也了解的。

       这一场怎样平淡的感情戏,在一个人的心底激起波澜,但却也仅仅只是一个人的波澜。

       “现在……要怎么办哪……”C想。

       或许,真的只有到了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不知道如何喜欢。C没有恰当的身份,没有恰当的机会,也不懂如何去创造这些。只有用眼睛瞅着。

       不是什么默默守护,没那么高尚的理由,纯粹只是想盯着她看。非要说什么理由的话,或许是想了解那个人吧,不想让她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她迟早要消失,只是一眼的时间也可以,至少把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留住。

       尽管……M并不会注意到C,一直一直的……

       因为毕竟只是个庸俗而鲁钝的人哪……哪怕有那么一丝的美好,都被包裹在模版似的举动内了,没人会在意。谁会在意一份朦胧而没有可能有结果的情感,会想要去呵护它呢?只有它的主人了。

       只是看着啊……

       让那本来就是相隔千里的心……越来越畏惧了……越看……越觉得M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请原谅他吧……如果你明白,喜欢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整天提心吊胆,像是头上顶了一碗水,却有几千对眼睛看你会不会把水洒出去。真让人内心不安。

       “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C偶尔会想。在出生到现在遇到了那么多人,到过那么多地方,只是她来的迟,恰好遇上了现在的自己。或许……过不了太久,她消失了之后,会有另外的人来取代内心里那个位置的吧……

       “自从第一次开始爱后……那位置其实一直没被空置过的……”C叹了口气。那或许真的没那么喜欢吧。他的爱,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一提的纯洁或高尚,纯粹也和别人那些指指点点的感情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相处得久了一点,相较之下,她是那个,最讨C喜欢的人吧。

       可是当别人提起那个M,心中立时有些不快,连行为举止都变得与平时不一样了。想要否定别人,对她的认知。

       令人略微庆幸的是,很少有人提及M。或许,是大家心里都有个M的关系吧。这听起来真是不妙,但却毫无疑问是事实。

       曾经那些美丽的人形都逐个逐个消失了。

       不成样子了,连模样都记不清了。

       一想到有朝一日M也会变成这样,就惋惜。但那是不可避免的。

       某天,也不清楚是什么缘故,突然有什么火光从C的心底里亮起来了。淡淡的,微弱的。

       “假如要爱呢?”

       虽然明知道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但假如要爱呢?

       至少爱一回吧。至少至少……让她感受到啊……

       能愉快点,哪怕她不知道也行。

       可是大部分人,包括C,就是连这一步也跨不出去。

       他们没那么理性,但是那感性却战胜不了他们内心里日复一日为自己建立的高墙。它一天天的增高,如今已高耸到天际去了。

       一天一天的,相处的时间过去。

       终于还是到了……离别的那一天。

       C在自己的位置上收拾东西,而M的位置上已经空了。

       什么也没有了。

       连带着C的心也空了。他从包里拿出一封信,一封难看的用牛皮纸包着的信。

       仿佛是刻意的,一等再等的信,终于没能交到M手里。

       其实没必要当面给的,只是想偷偷放在她的位置上,那上面反正也没有C的名字。可是结果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

       连和喜欢的人好好说声再见的机会也没有。

       总是以为可以把喜欢的人留住,可以把告别放在最后一刻的最后一刻,未来还很远,还可以像往常一样的,用眼睛瞅着喜欢的人,慢慢的,把她刻进自己的记忆里。

       ……其实平凡的这样的时间,无论给多少……都还是太短暂了……

       或许……即使表白,只换一句谢谢,也是会觉得幸运的。

       但终归……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到。C,会在M的世界里永远消失,而M也将成为一个容纳想念的湖。

       C就这样想着,四下里望着,想从窗外的樟树里看出什么她的影子。

在又一次空手而回之后,他拆开那信:

       “‘如果我们焚烧 
             把青春的烈焰抛掷到这干枯的森林中 
             火光燃到最大的那一刻 

             一定是我遇见了你’

       好吧,虽然知道你会喜欢这样的诗,但它并不是写给你的,请帮我转交给隔壁的小N。虽然隔壁根本没有小N这个人。

       这就要走了,对吧?所以这封信,我要怎样写,也都归属于过去了。这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完全算是司空见惯的别离,将会埋葬一个人的感情。这个人就是此时此刻你在看的信的作者,也就是我。

       你也会明白,虽然只是一封牛皮纸包着的信,却是一封货真价实的情书。

       那么,为什么不是别的时候,偏偏是现在呢?大概是我比我自己所想的,都还要害怕这件事的结果吧。我害怕,并不是害怕以后再也成为不了朋友,只是我担心,你看我的眼里将再无光明。

       其实完全可以给这件事另一种方式的。假如真的要爱你,我会把你按在墙壁上,抽完一根烟,然后说:‘看见没有,这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这一刻已经发生,永远也改变不了,这一分钟,我们在一起。’(张国荣)

       假如要爱你,我会在不知什么时候,寻觅一个与你独处的时间,然后说:‘就在刚刚,已经把你喜欢了一遍,也没有征求你的同意,也不知是深是浅。’(扎西拉姆·多多)

       假如要爱你,我会悄悄地走到你的旁边,好似刚巧赶上了,却也没有什么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改自张爱玲)

       假如要爱你,我会为了你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也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我爱你。                                   (改自张爱玲)

       但是我不敢爱你,所以也没有假如。

       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变得这么不堪了……只是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会觉得自己不配爱一个人。

       所以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在不为人知的内心角落,那么悄悄的‘假如’一下。虽然我知道,即使是这种事情被你知道了,也会引起你的厌恶,但是早已掌控不了自己的内心了。

       假如有什么事是一定得为自己做的,那或许是喜欢一个人吧。自私自利的,想找个什么人来填补自己那空虚的内心。就是像那么一厢情愿,却又无能为力的——

       爱情。

       这一直以来,梦见过你三次:第一次,你病了,我去扶你;第二次,我看到你走到我家隔壁去;第三次,我坐在桌边看你。

       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要接近的愿望,变成了梦罢了。

       或许,这单调的情感真的没什么可以多说的吧。你也会厌倦,所以,是时候该讲两句你了:起初,大家在一起,陌生的脸,陌生的人,然后渐渐地熟络,渐渐让情感浓郁。

       喜欢你是淡淡的,仿佛是个缓慢而又不可避免的过程。你很明亮,很讨人喜欢,虽然喜欢好像是一瞬间的事,但我却知道,没有那件事,又会有下一件事,最终的结果还是注定的。

       会想要把过往的你雕刻的栩栩如生。但是此时此刻真要写你,却一点也写不出了。你已经完全化成一汪喜欢的感觉了,我能感受到,但却也只是感受到,什么也做不了。

       那是一种秘密。

       平凡而悲哀的,深藏在每个人心中的,无法被接纳的秘密。当它被打开的时候,就是被接纳的时候,或许要接纳一个人的永远不见,一个人的生离死别,一个人的心灵最深处。

       我们隐藏的再深,心底也不过一句‘我爱你’。假如要爱你,用这单薄的自己的心,将会是如何的无奈。假如要爱一个人,在开始的一刻,就已经知道了,一生都将注定为爱徘徊。不过徘徊了那么久,找了那么多假如,给了自己那么多胆怯的理由,却还是忍不住,要小心翼翼的说一句:

       ‘我爱你’。                                            

                                                                                   By胆小的隐身人”

       C把那信折了又折,揣进兜里。但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便将那信拿出来,又简单的折了折:将它折成飞机的模样。他对那哈了口气,将信从那看的见樟树的窗中扔了出去。

     “悄然流转的  

       这平淡无奇的生命  

       却用拈一片黄叶的轻盈细腻  

       来思念远方的你……”


评论
热度 ( 41 )
  1. RootsBook‘s BLOG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君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人物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都会褪色的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RootsBook‘s BL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