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sBook‘s BLOG

老坛酸菜博客-点滴生活,真实记忆。

离别

文艺社:

文/酥眼


青苔蔓延了阳台,潮湿的天气让这讨厌的东西越发生长,钻到了杯子下面,爬上了厕所的墙边,像要侵略进这片难得的舒适。
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看手机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宿舍里的人都在收拾行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跨下床,脚在地上窜了半天冰凉的水泥地才摸到拖鞋,走进厕所刷牙洗脸。厕所的天花板在漏水,滴到脚边昨晚下雨留下的水里,溅到了我的脚上,我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条件反射般猛地甩了甩脚。

拖鞋飞进了屎坑。

宿舍门外传来脚步声,

“队长,你才刚刚醒啊。”

“嗯,昨晚我晚睡。”

“车来了吗?”

停下刷牙又看看手机,“快了。”

十天了。

 
 

一贯地穿上五分裤,短袖黑T–shirt,前年新年买的灰色休闲鞋,鞋头粘上了一些泥土,我弯腰拍掉。

“哟,在捡肥皂呢?”阿豪站在身后笑道。

“捡你老母。把啤酒罐捡起来包好扔了。”

我走下宿舍,远远地瞻望了下教学楼,学生还是来了。此时我才发现下着小雨。小跑着到饭堂把饭盒取走,看了一眼昨天还很热闹的饭堂今天却空荡荡的,我却不以为然锁上门离开。

会议室门口有很多学生和队员,主任在那里等着我。

“老师。”

“小汤,你吩咐好你队员把音响幕布那些的放好了吗?”

“嗯,放好了。这是教室的钥匙,和多媒体的串在一起了。还有这是饭堂的,宿舍的我待会给你。”

“嗯嗯,你们的车什么时候到?”

我看了看人群,“快了。”

 
 

“邓静,去看看宿舍还有谁没收拾好,把门锁好钥匙给我。友弟,把后勤用剩下的东西打包带走,米油之类的就留给饭堂不拿了。”我很快地给两个在哭哭啼啼的副队安排了任务,然后巡视了下会议室清理了些垃圾。

电话响了,“是汤xx吗?我是杨司机,你们学校在哪里?我到xx路口了”

“好,我现在出去接您进来,您稍等。”

很快车来了,开进了学校,迎着小雨碾压着队员和学生的心脏。

我招呼了几个男生把行李都放上车,买了早餐给司机并付了剩下的钱,走到校长办公室和校长打声招呼。

“校长,打扰了。”

“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嗯,我们准备走了。到回访那天再来盖章。”

“那就好。”

“校长,我想问,”我咽了口唾沫,“这次活动您还满意吗?”

 “……。相比去年的那次还是挺不错的。……。希望我们能再次合作。”

其他的话我都没听进去。

“谢谢校长,我会继续努力。”

校长是一位朴实的人,但同时也是位实际的,具有社会贡献精神的服务者。当时我请求他给我一次机会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把最后的行李放上车,他们还是在哭得难舍难分。

“大家,要上车了。”我尽量用足够和缓的语气提醒道。

透过模糊的车窗,看着学生们站在了一起,缓缓传来歌声。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
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抹去


评论
热度 ( 12 )
  1. RootsBook‘s BLOG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RootsBook‘s BLO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