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sBook‘s BLOG

老坛酸菜博客-点滴生活,真实记忆。

暗涌

文艺社:

/余辞 


“你是幸运的,因为你有傲慢。”


  无数条桥索从你的舌尖延伸搭在我的神经线,你的唇齿是忠诚的卫兵,不肯放我的理智通行。黏甜的声线粘扯着我的四肢,那些被你津液浸泡的棉絮打结,最终拥塞在我的嗓眼。


  你身披色彩,傲慢而清澈的蓝眸只一瞥就足以割破墨色。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我曾经所拥护的虔诚信仰俯首为臣,匍匐于你,诧异不已。直到被你那不可一世的聚焦临幸,我抑制不住的屏息才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愚钝,只是不经意的四目相对就足以将我卷入无尽的热潮。你的眼眸静如露易丝湖,我多怕隐藏不好我的炙热,哪怕溅向你一点火星都是亵渎,我恐惧那样愧疚致死,却心甘情愿被你宣判死刑。


  舌尖打结笨拙地包裹系好暗涌,还未来得及拆开予你,你的笑便已踩过那礼物盒的缺口疤痕,一阶一阶地踏向螺旋长梯,像是刀片割裂罂粟的浆液,一点一滴被挑逗的火苗烘干成黑,成为我的瘾。克制的背道而行,地下室中藏匿万册书的文字,是我窥睨的记录素描,是我无法抑制颤抖的双手隔着玻璃触碰的禁书圣典。是你。


银刀的庆贺声清脆悦耳,压过了破碎的梦和翅翼在火里灼烧的声音, 花火下你那张漫不经心的脸仿佛要将我撕碎一同爆炸。指尖相触,肌肤相叠,若有似无。你的自信与熟练刺碎我的尊严与幻想,一同化为欲望的碎碴,长在我的脊背上。


真羡慕你是上帝的宠儿,从上帝那获得挥霍的资本与好运。你是深蓝浩空,存在的那刻起就注定有繁星守护。而我像颗漂浮在宇宙中的废弃卫星,荒废半生游荡,只是遇见你,就花光了全部的运气。


我生性怕水,却义无反顾。在你的眸中吞吐气泡,拼命学习屏气,只为隐藏我在暗涌中一次次的窒息。          



评论
热度 ( 25 )
  1. RootsBook‘s BLOG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nail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RootsBook‘s BLOG | Powered by LOFTER